来书网 > 穿越小说 > 抢救大明朝 > 第1763章???天子,皆大盗也
    “陛下,您要去北京抢,抢......这可不行啊!”

    “陛下,这北京城内可不比草原......”

    大明朝还是有好官的!

    在北京城外的土墙边上就有两个,一个叫孙传庭,一个叫卢象升。

    他们可都是读圣贤书,考天子试上来的文官,当然不比李自成、沈廷扬这俩陆海大盗招安的官儿(好像有点冤枉他们了?)不知到轻重了。

    孙传庭和卢象升一开始不知道朱由检要去抢女奸商什么的,还以为小皇帝要去北京抓通番卖国的奸商!所以得到小皇帝的旨意后,立即就召集两团骑兵跟着小皇帝飞奔北京而去了。

    当朱由检带着两千多骑兵到了北京城的土墙外面,开始一边休整一边布署抢人行动的时候,两个忠臣才知道小皇帝是要去北京城抢女奸商了,顿时就急了。

    大明皇帝啊!

    多高大上的人物?怎么能动不动就去抢呢?今年已经抢了个兀良哈,明年还打算去抢马孟山屯田的鞑子!这都在长城外面,也就算了。可这回他要去北京抢,而且还是大过年的去抢,还要抢个女奸商......这事儿要传出去,全天下都得把小皇帝当昏君啊!

    以后的史书上更得把小皇帝写臭了!

    所以俩忠臣就在朱由检跟前一跪,开始犯颜直谏了。

    朱由检看见这俩忠臣真有点哭笑不得,这俩忠臣忠心是忠心的,但是读书有点读傻了......根本不知道当皇帝的窍门!

    当然了,这个窍门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因为圣贤书上都不写,帝王师们一般也不知道,就是知道了也不会跟当太子或是当小皇帝的说。

    反正,朱由检从没听几个讲官说过......好在他跟着逆子学了五十多年,而且还有一群“开疆万里”儿子、孙子的可以拿来参考。总算是学到真本事了!

    这本事说穿了也简单,就是:天子(君王),皆大盗也!

    凡是当天子当大王的,第一个本事就是“抢”;第二个本事才是“骗”!

    只有会骗能抢,才能当一个名垂青史的好皇帝(好大王)。

    当然了,抢和骗这两个本事,在具体实施的时候,也是有侧重点的。

    如果朱由检和逆子一样,迁都南京,立足于东南膏腴之地,天下富足之乡。那么就要以骗为主,以抢为辅......逆子下江南后虽然也抢,但主要还是在骗!

    但是朱由检是不可能迁都,他得天子守国门啊!

    而大明的国门又摆在一个经济相对落后,而且在未来几十年中肯定发展不了什么工商业的地方——从天启年间开始,大明北地就越来越冷,越来越旱......这种情况下,还发展什么工商业?工商业人口吃什么去?

    所以摆在朱由检面前的,不是在北直隶发展工商业,而是要在北直隶去工商业......因为北直隶的农业在未来的几十年中,根本不可能供应庞大的城市人口。

    而海运漕粮供应几十万军队(包括家眷和牲口)已经非常吃紧——如果朱由检准备把战火烧到后金国内,那么还得考虑陆上后勤线的巨大损耗。

    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再维持百万之数的工商业人口......这些工商业人口再加上为工商业服务的牲口,一年消费上千万石都是可能的!而且这百万工商业人口所从事的生产需要的许多原材料,也得靠海运从东南运过来。

    而天津卫的港口又不是很好,每年都能冻上几个月!卫河(海河)动不动就水浅不能行(舟),运输成本极高。

    所以即便朱由检有逆天的手段,在北直隶强行发展出工商业,生产出来的产品一定比东南贵得多,根本没人会买......

    因此以北京为帝都,实行“天子守国门”路线的朱由检,就只能立足于地主阶级武装。

    而立足北直隶的地主阶级武装,在未来的二三十年内,不会抢还能有活路?

    “孙先生、卢先生!”朱由检笑着对两位忠臣(他们都挂着讲官的名义)道,“你二人是不是准备弃儒从商,替朕管理诺大的皇庄产业了?朕要不把你们俩调入御马监?”

    什么?入御马监?两个忠臣心说:当御马?还是当太监?都不合适啊!

    “陛下,臣是儒生,不会经营......”

    “臣亦是书生......”

    忠臣也不傻,皇庄产业可是烫手的山芋,各方觊觎,而且又很难管好!

    朱由检又问:“若是老祖宗遇上了这种事情,会如何去做?总不能赶鸭子上架,强令中山王、开平王去做买卖吧?”

    “这个......”

    “可是太祖皇帝也不会去抢......”

    朱由检正色道:“太祖高皇帝可是红巾义军的头领出身啊!”他一捏拳头,“抢......江山都是抢来的!抢个把人算什么?”

    说着话朱由检笑了笑道:“二位都是读书人,如果觉得不合适......待会儿进了北京城就去接管戎政府、顺天府署、西城兵马司、德胜门和正阳门。稍后史可法、路振飞、何腾蛟、魏藻德、吕大器他们带兵进京!

    至于抢人的事儿,朕和李自成、沈廷扬去就行了!”

    什么?还要接管戎政府、西城兵马司、顺天府署?还有五个团练头子要来?

    孙传庭和卢象升可不是傻瓜,马上就听出不对了——小皇帝这次要“抢”的不仅是个女奸商,还有整个北京城!

    北京城的京营已经被朱由检折腾空了,但并没有正式遣散,京营总戎还是领兵在外的朱纯臣......而在北京城内,也还有少量留守的京营兵!

    另外,京营还有很多产业!

    三大营的营房、校场、库房、米仓、草场、马栏等等的,都是相当宝贵的资产!

    这些资产,都要抢到手里。

    然后朱由检还会调史可法、路振飞、何腾蛟、魏藻德、吕大器这五个团练头子进京。他们手头有一万几千“练军”,人数不算多,但是可靠敢战!这五个团练头子中的两个是新科进士,两个是举人,一个是当了几天知县就回家的小官......

    有他们进驻北京城,朱由检才算真正稳住了北京的局面!

    有了朱由检透出的底牌,忠臣也放心了!

    “臣遵旨!”

    “臣领旨......”

    朱由检点点头,对身边李自成、沈廷扬道:“走,咱们进北京去!”

    “得令!”

    “遵旨!”

    ......

    北京外城,山西营。

    这一带是在京的晋商汇聚集中之地,早在永乐迁都北京的时候,就从山西迁了一大票商人和手工业者来此居住。北京白家天字号的创始人白展元就是其中之一......这个白展元本是个“医户”,白家啊当年是开药铺的,白展元则是来北京当御医的,先开了个药铺,名叫“济世堂”。后来因为治好了朱棣的什么疑难杂症,被封了个“天下第一神医”,药铺也改名“天字号”。

    后来借着这个“天字号”攒下的人脉,白家的买卖也就越做越大,还赶上了开中法的趟,成了大盐商。不过药商的买卖还继续在做——这可是白家和上层搭关系的路子!

    除了用药铺和北京的大人物们拉关系,白家还和山西、北京周遭的一些军卫指挥之家联姻,通过他们再和北京的勋贵沾上亲,带上故。

    如今白家天字号的当家徐若兰徐娘子就来自镇西卫,祖上代代都是指挥使,还出个几个总兵、副将,算是个将门虎女。

    也许这将门虎女太过强势,结果克了夫,嫁到白家没几年,就拉扯着一个儿子守了寡。不过这寡守得也有滋有味,先是靠着干娘客氏的庇护接了天字号的盘,后来又烧了徐应元的冷灶,和徐太监认了亲......都姓徐吗,当然亲了!

    所以魏忠贤和客氏倒台也没波及到她和白家天字号......有徐厂公护着,满北京城,还有谁敢欺负她?

    这几日眼见着过年,皇帝又不在北京,所以徐寡妇就把自己的干爹和干娘(徐应元的对食)请到山西营的大宅中好好孝敬......( 抢救大明朝 http://www.laishu2.com/1_1345/ 移动版阅读m.laishu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