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八百二十三章 幼龙要奋起
    “……”

    贝女听了,不由神色一变,首先扫看了下四周,没有人,也没有妖,特别是没有狐狸,她又仔细端详着幼龙。

    “哈”幼龙又长长打了个哈欠,瞳仁因还没有睡足而幽深一点,它其实刚睡了长长的一觉醒来,只是想着要处理事,就又忍不住想瞌睡。

    一切没有变化,幼龙哪来的这个想法?

    贝女想了一下,说:“自然有,还有神想要拜访您,只没有找到门路,您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说着,她凝神观察,这本是她就要告之龙君,但因临时有事处理,才耽搁了下,没想才回来,龙君就自己问了。

    幼龙晃晃脑袋,站起来在地上噼啪走了来回,握着小拳,说:“我是龙君,我也要振作!把所有水神全部打服!”

    “好啊,他们本就该臣服与您。”贝女觉得这很对,立刻赞同,水神臣服于龙君,这在贝女看来,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

    但答应后,她又神态微妙的观察,虽这事是应该,可幼龙成龙君没有多久,就算有上一代龙君的传承,但是这方面的“王霸之气”,却不像能通过传承拥有。

    是什么,才导致小龙君打算打服所有水神,先统一水域?

    “可您怎么想到这个……”贝女才问了一半,就看见幼龙又打了个哈欠,鼓了下脸:“我饿了。”

    “诶?”贝女眨了眨眼,立刻召唤,话说幼龙需要多种食物,有一种似乎不会带来多少力量,但却是很享受的美食。

    话说,这还是狐狸们带来的,不过是狐狸创造的,是当年龙宫的遗留。

    水妖还是很迅速,转眼一个侍女端上了菜肴,看上去牡蛎、生蚝以及一种虾,还有陆地上的鹿肉,香气四溢。

    “诶,的确很香呐!”贝女想着,至于这些牡蛎生蚝是不是和贝壳相似,她是不在意的,动物本来弱肉强食,何况成了妖。

    幼龙坐在桌前:“好麻烦,哥哥说要用筷子。”

    “嗷!”它突然之间“啪”一声,变成了真正的幼龙,这下就不用筷子了,一口把食物吞了下去,满足的咀嚼,才仰脸想想。

    “我为什么这样想?”幼龙眼睛亮晶晶:“好象是哥哥想这样。”

    “代王来过了?”

    贝女当然知道小龙君的哥哥是谁,可也正因知道,在没有发现苏先生到来痕迹,贝女就更好奇了。

    因苏先生已有了王爵,贝女自然也改了称呼。

    幼龙想点头,又摇了摇头,尾巴噼啪敲打着地板,说:“不知哥哥有没有来过,我似乎在梦中听到哥哥这样对我说……反正,我觉得这样也不错呀,就这么做好了!”

    说完,爪抓了抓自己的脸,贝女听了瞪大了眼。

    “嗯,这些都交给你们了!”幼龙合上嘴,尾巴又拍打了下地,大声嚷嚷:“还有,再来一盘。”

    周府

    主家可以乘凉休息,就连管家也可以眯一会,但仆人还是忙碌,三人运了车在侧门进去,一个仆人一看见,就眼一亮,笑嘻嘻迎了出来,帮着卸车:“老田,你终于带着西瓜来了——李管事,请对下帐!”

    一时见一人出来,四十岁上下,满面笑容,李管事口中念叨:“西瓜总算又来了,本府已有二天没瓜了!”

    “二天?”运货的老田不禁一笑:“这一个月虽也降过两次雨,但还是闷热的得人气也透不得。”

    “虽漕运上,一船船的西瓜甜瓜运过来,密密麻麻。”

    “可一到码头,立即就被二道贩子一抢而空,别说是二天,有的人家,二周都没有井镇西瓜享受了。”

    “还有人耐不得热,中暑死了,现在这西瓜可是急市货。”

    老田这声音大了点,又有跟的人,似乎是第一次过来,目光转悠四处乱看,李管事看了里面一眼,就说:“说的是,不过声音小些,主家在午睡,不能惊了贵人,一会我们吃酒谈天好么?我请客!”

    管事担忧并没有中,虽周府没有王府大,不远一处院落就是女眷,但清风吹过,繁茂的花枝轻摇,淡淡花香飘进半开窗里,正躺在榻上的少女,眉微蹙,此时的她,正陷入到一场不愿醒来的梦境。

    “邵郎,你看,今年梨花竟能开得这样早,好美!”

    少女似乎又小了几岁,在别人跟前已经是娴静模样,可在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前,就带上了小女儿姿态,她倒退走,欢快转着圈,笑着指着前面梨树,示意他去看。

    “这是我们当年一起栽种的梨树,今年应该就能吃上果子了吧?”

    庭院并不是在少女家里,而在情郎家的别院,庭院开阔,阳光明媚,梨花在阳光下闪着光。

    看着看着,少女竟有一种被刺痛眼睛,眼泪要落下来的感觉,她忙移开目光,看向沉默跟上来一路上不说话的竹马。

    “邵郎,你今日是怎么了?可是心情不好?为什么不与我说话?”

    少年望着她,温柔笑了:“只是午后有些困倦罢了。”

    “我还以为邵郎已与我无话可说了呢。”少女轻哼一声,脚步轻快朝前面去:“快点啊!我们去前面!”

    少女催促着,少年哎一声跟了上去。

    “啊,这个秋千还在!这还是你给我做的秋千!”少女惊喜看着树中间的秋千架,坐了上去,支使少年:“邵郎,快来推我!”

    “你啊,不管多大,都是小孩心性,这样可不成。”少年嘀咕一句,过去轻轻推着秋千,看着少女裙摆在风中飘荡,听着少女的轻笑声,他的脸上,也不禁露出了微笑。

    阵阵风吹过,梨花破碎,四散开来,趁着夕阳的光,给人一种不真实感。

    “天黑了。”夕阳很快就落下去,明暗交替,两人的身影都被拖到了暗影下。

    少女似有所觉,有些不安看着,将手抬起,看着手心上淡淡的月光,轻说:“天怎么黑得这样快?”

    她几乎是说完这一句,就忙看向身旁的人。

    站在秋千架旁的少年,已上前几步,原本侧对着她,在少女忽然伸手去拉他衣袖时,倒退两步,也面向了她。

    少年一直仿佛笼罩一层淡淡薄雾面容上,此时竟满是悲哀。

    “邵郎,你怎么了?”少女心中不安越发浓烈,她几乎一下从秋千上跳下,追了上去。( 赝太子 http://www.laishu2.com/1_1387/ 移动版阅读m.laishu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