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网 > 玄幻小说 > 九流术士 > 第八章 堕落之血
    “很好,你虽然付出了一些代价,但是您还是从我这里得到了您想得到的。《+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江水寒舔舔嘴唇,带着一丝邪恶的笑容,向翼人族长说道:“现在我只担心一个问题,就是这个协议能否顺利履行。嗯,翼人一定会实践跟盟友的承诺,是吧?”

    翼人不是个善于交易的种族,虽然刚才两个人只是简单地讨价还价,翼人族长的大脑却已经被搞得疲累不堪。听到江水寒的问题,他怔了一下,下意识地说道:“当然,信奉光明女神的翼人一言九鼎,绝对不会说话不算数的。”

    江水寒捏熄手中的雪茄,说道:“那就好,按照你跟费尔爵士的约定,现在请你把冯拜尔家族的长女裴琳达交给我吧!”

    江水寒丝毫没有将面前这个尊贵的翼人族长当作自己未来岳丈的觉悟,他伸了个懒腰,很荡很嚣张地说道:“费尔有答应将她送给我做,我这几天晚上大概都不会有事情做,准备好好调教一下这个混帐的小丫头,让他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做‘人形犬’的生活方式。”

    翼人族长早看穿了江水寒贪钱好色又阴险诡诈的本来面目,可他除了暗自为女儿的未来叹息之外,也是无可奈何。

    裴琳达这个美貌倾城而又有点刁蛮的少女,心肠比蛇蝎还要狠毒,为了夺得光明礼赞,竟然可以出卖整个翼人族盟友给高山矮人,让她落到这个手段比她还要无耻和狠辣的少年手中,或许也是一种报应吧。

    想到这里,翼人族长居然没有为难江水寒,反而微笑道:“好的,我这里正好有几滴欲魔的鲜血,如果你识货的话,可以拿去试试效果。”

    欲魔的鲜血,可是闺房中的无上妙药,能够让矜持的转眼间就变成渴望欲的超级。

    江水寒用诡异的目光看着这个仿佛光明与正义化身的翼人族长,不知道在他身上怎么会正好有这种东西。

    翼人族长目中闪过一丝恨意,道:“裴琳达给翼人族带来的损失,已经无法用语言来表述,我本来打算跟你做个交易,来换取处置她的权利,然后给她服下欲魔之血,将她送到喜欢滥交的地精那里。”

    “不错的主意!”江水寒笑道:“亏得你能想出这样有趣的报复方法,难怪你能够坐上翼人族长的位子。”

    给翼人族长开了一句玩笑,江水寒才半认真地说道:“你放心好了,愚蠢的地精只懂得折磨人的,那可是单调而又乏味,我更懂得如何从心灵和两个方面去让人感觉到痛苦。”

    翼人的监牢里面,裴琳达仍然陷入在昏迷之中,她丝毫不知,江水寒正在向翼人族长夸口,将用最暴虐的手段折磨她。

    卡西诺使用的迷药,是用来自西方黑森林中的“银幻果”的果实提炼出来的,这种迷药跟大陆上多数的迷药不同,它除了直接作用于大脑,更是直接掏生物的动作神经中枢。

    所以,即使是精神力、意志力格外强大的人,也没有办法抵抗这种药物,除外是晋级到十六级以上的特级高手,身体构造已经跟常人不同,直接沟通天地元气,才不会受制于任何药物。

    不过,裴琳达作为罕见的人类与精灵的混血儿,却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当裴琳达陷入到深层昏迷,一些不为外人所知道的变化,正在她的体内悄悄进行。

    如同矮人分为高山矮人、丘陵矮人、灰矮人等多个亚种一样,有上万年传承历史的精灵族,也同样被区分为光明精灵、黑暗精灵、血精灵等差异极其巨大的亚种。

    当作为精灵族主体的光明精灵远离这个世界之后,残留在西大陆上的精灵,多数为生活在地下洞的暗黑精灵,不过还是有极其少数的光明精灵和血精灵隐藏在森林的深处。

    将自己视为精灵正统传承的光明精灵,一贯蔑视地将血精灵和暗黑精灵称为堕落者,因为和清心寡欲、崇仰圣洁的光明精灵不同,血精灵和暗黑精灵都是欲、杀戮、阴谋的化身。

    光明精灵残酷地压榨这些种族的生存空间,以至于数量较多的暗黑精灵最终转入到地下生活,数量稀少,但是个体拥有强大实力的血精灵也被迫遁入到终日不见阳光的黑森林深处,与残暴的魔兽为伍。

    当强势的光明精灵族在大陆消失以后,那些残存的光明精灵个体,便遭到了血精灵和暗黑精灵的报复。

    裴琳达的母亲其实是被血精灵的光明精灵的后代,所以裴琳达除了具有光明精灵和人类的血统,身上还隐藏着强大的血精灵的血统。

    当对“银幻果”迷药敏感的人类和光明精灵的血统被压制以后,裴琳达身上的血精灵的血统就开始复苏沸腾。

    光明精灵族盛产身体单薄孱弱、精通各系魔法的法师;暗黑精灵族盛产在黑暗中潜行、擅于使用弩箭和匕首、适合的暗杀者。

    从这两个种族专擅的职业来看,都不是擅于下面格斗的类型,血精灵却是正好集合了这两个种族的优点,却没有这两个种族的缺点。

    血精灵,精灵族中天生的魔武者,同样纤细柔软的身躯,却强悍坚韧,可以抵抗修炼斗气时遭到的反噬,聪慧机敏的头脑除了谋划阴谋诡计,也可以施展各系魔法。

    黑暗中,裴琳达缓缓睁开了眼睛,紫色的双眸隐约透出妖异的血红,她那原本像黄金一样光辉灿烂的金发,此刻已经转为墨染一般的乌黑。

    裴琳达呆呆地凝视着囚室的顶壁,仿佛在思考着什么,突然,她的脸上浮现出如同女妖一般妩媚艳丽的笑容。

    “血精灵的异能传承方式,原来是源自天赋的觉醒。”裴琳达低声自语道:“看来有一个血精灵的外祖父,还是蛮不错的事情。

    黑发的裴琳达跟昔日金发的裴琳达相比,少了几分冷傲矜持,却多了几分艳丽妩媚,就像一客原本就造型精美的冰淇淋,在添加了一粒有着鲜艳色彩的浆果后,陡然变得更加具有诱惑力。

    她瞧瞧设置监牢门口的光明枷锁,不屑地一笑,伸出纤美的玉手,在空气中划过几个玄奥的符号,光明枷锁立刻化作一团紊乱的光团,陷入了无作用的崩溃状态,任由监牢中的囚徒从容离开。

    翼人与光明精灵一样,都是信奉光明女神的种族,血精灵对于自己的宿敌惯用的一些手段,早有应对的技巧,破坏一道光明枷锁,对于一个血精灵来说,只是小儿科的把戏。

    一刻钟后,在监牢洞的入口,两名翼人看官运亨通的身体悄无声息地软倒在地上。

    裴琳达缓缓走到洞口,好奇地看那两个翼人看守的尸体,她们的脸颊和肌肤像白纸一样苍白,因为她们身上的鲜血已经被全部抽离。

    如果仔细检查她们的尸体,就会发现,她们几乎毫发无伤,只有在她们左胸心脏的那个位置上面,有一个如同针尖大小、细如发丝的淡红伤痕,这就是血精灵杀人不见血的天赋特技“嗜血之矛”!

    在她的手心中漂浮着两个红色晶球,就是那“嗜血之矛”萃取两名看守身上的鲜血所化成的。

    裴琳达意念一动,那两个小小的血晶球立刻化作一对纤长的双手剑:“卡西诺,看在你让我潜藏的血脉苏醒的份上,我就给你一个全尸好了!”

    此刻,卡西诺正在书写一份炼金材料的采购清单。

    “火龙果一颗,魔芋两个……还是三个吧!”

    出卖了裴琳达,他可以从费尔那里得到二十万金币的进帐,作为一个虔诚的炼金术士,他现在已经在琢磨购买哪些试验材料了。

    虽然作为一个炼制魔药的植物系炼金术士,试验成本要比其它类型的术士要低很多,但是进行一次试验所进行的花销,对于平民和一些底层贵族来说,可是一生都赚不到的天文数字。

    卡西诺虽然一夜暴富,也仍然是绞尽脑汁,聚精会神地考虑如何进一步地降低成本。

    突然,他感觉到藏在腰带里面的一颗“胆怯的种子”猛烈地跳动起来。

    这是炼金术士用来预警危险的手段之一,卡西诺想也不想,立刻大声地念诵起护身的咒语。

    这类护身咒语,通常都是经过反复加持,用以启动的咒语也是异常简短,近乎瞬发。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卡西诺整个人就变了模样,他的身体瞬间就长江了粗糙的树皮,他将自己变成了一棵大树,不,应该说是一个树人,身体比钢铁还要坚硬,却又富有韧性。

    以卡西诺现在的模样,就算是巨斧、大锤加身,他也不会再乎,权当是给自己挠痒。

    但是敌人的攻击方式不是劈砍,而是恐怖的腐蚀!

    一支血红的细剑在刺穿卡西诺的身体后,就融化成蕴含着剧毒的腐蚀性液体,即使是卡西诺经过木化的身体,也难以抵挡这种液体的侵蚀。

    “刺客,有刺客!”卡西诺凄惨的痛叫着,他用化成树枝的双手,去拼命抽打那个可恨的刺客,但是他的攻击都落在空处,刺客在第一时间就逃走了。

    裴琳达虽然不清楚卡西诺有哪些厉害的手段,但是她已经施展出了自己的绝招,如果这一下不能杀死卡西诺,那么再纠缠下去也是徒劳无功的,所以她在攻击得手后就急急去寻找江水寒。

    现在,那个少年贵族对她来说,有着相当重要的用途。

    江水寒虽然借助魔神的炼金法阵,获得相当大的实力提升,但是他怎么可能抵挡号称天生就是“魔武士”的血精灵呢?

    根本连裴琳达的人影都没有看到,江水寒只嗅到一阵有点熟悉的香风,就被一记凶狠的手刀,结实地砍在脖子上,然后,他就像一根木头一样,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幸好,裴琳达并没有打算杀死他,她用舌头舔着有点干涸的嘴唇,蹲去捏了捏江水寒的脸蛋,邪异地笑道:“你这条大色狼,正好当作我的解毒药剂。”

    即使是传说中的魔武士血精灵,在暴露目标后,也休想从翼人谷轻易脱逃。那几百名翼人法师可不是吃素的,“真实之眼”的魔法光辉照亮了天空,敌人即使拥有隐身潜行的天赋异能也无所遁形。

    不过,裴琳达敢于冒险刺杀卡西诺后,再去擒捉江水寒,自然有她的脱身之计。

    冯拜尔家族在几年前曾经替翼人族长装修居室,初掌权力的裴琳达早在那个时候,就懂得利用那个机会,开始设计自己家族的盟友,在翼人谷中设计了秘密传达魔法阵。

    方便快捷的传送魔法阵,是空间魔法师的杰作,但是受这个世界的空间规则限制,使用传送魔法阵的代价也实在太过高昂,所以一直没有被大规模应用。

    裴琳达让人设计的魔法阵,为了保持隐秘,不但凭空提升了两倍的造价,更限制了规模,传送距离相当有限,不过却也足够把她跟江水寒传送出翼人谷了。( 九流术士 http://www.laishu2.com/4_4266/ 移动版阅读m.laishu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