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网 > 玄幻小说 > 美少妇的哀羞 > (五)通尿
    两边rǔ头都被绑死后,泉仔故意把线头往上轻扯。

    “唔……别这样……”小依羞得不知如何自处,饱满的乳房随着rǔ头被拉紧而变成尖锥体。

    “这样子做不晓得里面的奶水会不会一直摇动?”泉仔亢奋的喃喃自语,手指一下放松、一下抽紧的拉着细线,充满弹性的乳肉一阵阵的在波颤。

    “不要了……求求你……”小依被他轻薄得浑身颤抖,不可否认的是乳尖又传来另一种发麻的刺激。

    就在她被玩弄的不知如何是好时,抱着她的山狗赶走了泉仔。

    “好了!你玩够了没?老子还没爽够呢!”山狗是这群男人里面最粗暴的一个,泉仔只好摸摸鼻子不甘愿的走开。

    山狗拥着小依香软的身子,黑漆漆的大手抓着她的下颚将她的脸转过来,噙着泪的小依看起来就像出水芙蓉般的动人。

    “不要怕!我不会让他们欺负你!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

    小依满腹的委屈和忿恨:“你们都是一样的……可以得到我的身体……还不够……还用那么不堪的方式来欺负人家……我恨死你们了。”

    想到激动处,小依忍不住又啜泣起来。山狗看小依受到屈辱而不反抗的脸蛋更是诱人,一只大手忍不住沿着她腰身美丽的曲线爱抚而下,顺着匀称的大腿、欣长的小腿肚,摸到柔软的脚心,然后手指玩弄着那五根精致的脚趾。

    小依仍旧闭着眼让他搂在怀中随意的轻薄,经过刚刚的狂暴,原本美丽的长发现在青丝凌乱的垂在额前和黏在汗湿的香肩,看来相当性感及惹人怜爱。

    山狗此刻竟不知耻的对小依产生爱意,满口臭气的嘴贴在小依耳边,故作温柔的对小依说:“我的宝贝,对不起,刚才弄痛你了。不过你的身体真好,我好爱你,你也只能爱我一个人,知道吗?我真的好爱你……”山狗边说还边抚着小依细细的柳腰。

    小依被这又黑又丑的禽兽欺负已觉得痛不欲生,只是被迫让他一直得逞的玩弄,肉体才禁不住有性欲的反应。现在山狗竟然和自己谈情说爱,好像把她想像成刚和他激情交欢之后的情人,简直让小依感到强烈的反胃。

    她用力的把脸从山狗手掌中转回来,颤抖的一个字一个字回答山狗:

    “你……你们要强奸就强奸,要怎么折磨……我都随你们便,只要不要伤害玉彬。我的身体……被你们蹂躏到坏掉……都可以,但是……我……决不会对你这种……奸污别人妻子的禽兽……有任何感觉……”

    小依一说完,山狗马上受到袁爷等其他人嘲笑。山狗心头燃起恼羞成怒的恨火,他强忍着醋意冷笑着道:“臭婊子!你爱你那没用的男人,老子我就让你看看他有多窝囊和丢脸,他会清清楚楚的看到你是怎么被我糟踏!”

    说完一改刚才温柔对待小依的方式,粗暴的将小依纤细的双手手腕扭抓在一起,小依忍着疼痛咬着牙倔强的轻哼一声。

    山狗妒火中烧,到此他终于明白小依这种美人是不可能有心属于他的一天,更加觉得自卑、懊恨,也想在玉彬面前更变态的凌辱小依。

    他拿起一条麻绳一圈圈的紧捆住小依的双腕,粗暴的动作使娇嫩的皮肤被磨得又烧又痛,小依禁不住疼痛的闭紧眼睛,但山狗反而因为她痛苦的表情而产生报负的快感。

    绑好后的手腕连稍微转动一下都没有办法,小依不安的望着凶恶的山狗,颤抖的说:“你想做什么……”

    “嘿嘿……你不是说怎么搞你都没关系吗?还问那么多干嘛!”

    山狗目露凶光的盯着她美丽的身体,小依开始后悔刚才激怒了这个禽兽,不知道他们又会如何蹂躏她,但是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她挣扎的余地了。

    “下来!”山狗拉着她的臂膀,粗暴的把她拖下桌子。由于腿张开的太久、加上激情后体力失去过多,小依才着地就双膝一软,一屁股坐到地上。

    “站好!”山狗粗暴的握着她的臂膀硬拉她起来。

    “哼嗯……”倔强的小依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但两条动人的美腿却不太听使唤。

    “臭婊子!把你吊起来看你还会不会装死!”

    山狗一边对她辱骂,一边从屋顶拉下一条经过滑轮的铁勾,勾住捆绑小依手腕的粗绳,另一头的麦可开始卷回绳子拉起铁勾。随着铁勾被拉高,小依两条胳臂慢慢的被往上吊起来。

    “被吊起来很舒服吧!臭表子!让你男人看你有多贱!”

    小依两条胳臂被他们一直往上拉到到雪白的腋下完全展直,绳子还继续的吊起她的身子。

    “嗯……”小依辛苦的呻吟,胳肢窝好像要被扯裂了

    一直到小依只剩脚趾尖勉强能踮在地面,麦可才将绳子捆在柱子上固定住,两只白皙美丽的脚ㄚ吃力弓高、用脚趾撑住身子的模样煞是诱人。

    “怎样?很爽吧?”山狗从背后搂住她,抓着她的乳房和腹部粗鲁的搓揉。

    “哼……”小依的身子直挺挺的在扭动,活像条被吊起来的美人鱼,乳尖甜美的向上翘立、展示弧度的腰身、浑圆的臀部、修长的腿……这样吊着更将她完美的身材展示出来。

    “嘿嘿!一人分一枝毛笔,在这妞身上写字。”

    袁爷拿了一大把大大小小的毛笔出来分给所有男人,他们每个人选了一枝,醮上了冰水,慢慢的围向小依。

    “你们……要做什么……不要……”小依害怕得直扭动,但身体被吊成这样子,动起来只增添煽情和挑逗。

    山狗首先拿了一枝中楷毛笔、笔尖沿着她粉红的乳晕周围开始往中心画圈。

    “哼……不要……”

    小依的胴体用力绷紧,乳尖几近麻庳的刺激使她连脚趾头都无法用力、整个人踉跄的晃动。

    “rǔ头被绑起来了!不晓得还会不会那么敏感!用这个试看看!”

    泉仔执着一枝特小楷毛笔,用笔尖轻轻的压触饱满红润的rǔ头。

    “呜……”

    小依的大脑开始晕眩,光滑的肌肤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汗珠,那笔尖像会导电似的从被细线缠绑住的rǔ头通入电流。

    “啊……不要……”

    小依又猛然扭动曼妙的身体想往前移、原来是麦可在后面用湿软的笔毛清她紧致的股缝,迷人的腰臀敏感的向前挺想避开笔触,但是哪逃得掉呢?

    “我们也一起吧!”

    袁爷和王叔看得欲火高张也拿了毛笔加入,袁爷攻击她的腋窝,王叔将整根濡湿的笔头塞入她小小的耳洞内旋转。

    “呜……停下来……求求你们……”

    小依被吊着,逃也逃不掉、站又站不住,只能在男人的围击下悲惨的扭动。

    “爽不爽啊!”

    山狗从后面搂紧小依迷人的小腹不让她闪躲,让众人尽兴的折磨她。

    “哼嗯……哼……不行……哼……”

    小依连腿都弯曲起来,整个人变成离地悬吊的在扭动。

    “不要让她躲!拉开她的腿!”

    袁爷忙喊着,泉仔和阿宏抓住小依柔软的脚ㄚ,将她两条腿往上抬,腿根中间湿黏的耻丘和肉缝也展开来。

    “来玩这里!”

    山狗蹲下来用笔毛刷着湿亮的肉沟和yīn唇。

    “啊……”

    小依用力的扭动腰肢和屁股,但是两只脚掌被人托在手中,使她根本无法藏住私处。

    “这样会不会更爽呢!”

    强壮的山狗一手托高她的屁屁,使得大腿被迫向两边分开,红嫩的xiāo穴也自动张裂,他把整枝毛笔再度醮湿,丰润的笔头仔细的插入粉红的yīn道内。

    “呜……。”

    小依向后仰起脸全身用力绷紧,软中带刺的笔毛慢慢的旋转插入yīn道里,充血的黏膜产生收缩和痉挛的反应,水汁沿着yīn户下缘一直流下来。

    “好可爱……被弄成这样。”

    泉仔兴奋的看着被玩弄的小依,那抓在手中的柔软脚心早已弯曲起来。

    “我们也一起来吧!”

    泉仔对着看呆了的阿宏说:“好!一起来!让这骚货在她丈夫面前爽死。”

    他们一手拉住小依的腿,另一手拿着毛笔再度展开攻击,泉仔用笔尖压揉紫胀的阴核,阿宏则是把笔尖塞入小依的肛孔内,周围的括约肌一直在用力缩动。

    “呜……住手……停……下……来……哼……”小依娇躯乱颤的挣扎,身上敏感的洞洞都被毛笔刺激着,那种会让人丧失神智的痒痒,令她比死还痛苦。

    “早听说用毛笔玩女人,女人会像疯了一样,今天试了果然没错。”袁爷兴奋的说着。

    山狗淫笑着道:“我还有一招,包管她真的爽到疯掉。”

    他已经把大半枝毛笔塞入小依yīn道内,放开手后毛笔就夹在抽搐的黏膜中,露在yīn道外的笔身还不停在摇动。他先用手指压住yīn户上端两侧的嫩肉,让整片湿红的黏膜向外凸出,原本隐藏在黏膜中的尿道被翻出来张成湿黏的大洞。

    麦可抓住小依的头强迫她看自己的私处:“看!这是你尿尿的地方。现在要把毛笔放进去!你猜会怎样?”

    小依浑身颤抖的激喘:“不……不……求你们……”

    山狗拿着另一枝细楷毛笔,小心的将笔尖插入娇嫩的尿孔内。

    “啊……”小依像被电到似的挣动急颤,整片yīn户都在痉挛。

    “抓好她!老子一定要把她搞出尿来!”

    他用笔尖在小依黏答答的尿道内转动,女人尿道的敏感度比起yīn道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是从没被碰过的处女地。才一下子,小依就觉得全身末稍都要抽筋似的难受。

    “不……求求你……啊……”小依拼命的扭动屁股。

    “抓好她!”山狗有点控制不了她的小蛮力。麦可忙钻到下面,用肩膀扛起小依的臀部,一条手臂搂住她扭动的纤腰。

    “很好!看你怎么逃?嘿嘿!”

    山狗这会可以尽情的玩她的尿道。他用指甲去剥开尿孔,让笔毛能碰触到更深的地方,尿道壁的嫩肉像鱼嘴一样的开合。

    “不……不行……会尿尿……停下来……”小依哭喊着,小蛮腰在麦可的紧搂下仍忍不住的往上挺。

    “少废话!这样有什么感觉?说给大家听!”山狗旋转着笔身逼问小依。

    “呜……好痒……尿尿……地方……好涨……求求你……”

    小依紧闭着眼睛哭红了俏脸,几乎就要崩溃了,但是更残忍的却还没开始。

    袁爷拿了一卷鱼线过来,道:“毛笔插不到最里面,用鱼线帮她通通膀胱好了。”

    山狗大喜道:“还是你老人家利害!”他放下毛笔。

    “哼……哼……”得到一点喘息的小依全身汗淋淋的半晕过去。

    山狗对着泉仔和阿宏说:“把她的腿张好!现在要看更刺激的。”

    他们一手握着小依的脚掌、一手抓着她的腿弯,将她双腿推开成M字形,山狗变态的舔着那根长长的鱼线,然后照样压开小依尿尿的地方,将线头插入尿孔中慢慢的送进去。

    “哼……”感到下体产生刺痛的小依,悠悠的转醒。

    麦可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抬高她的头道:“醒来啦!看看我们在对你做什么?”

    小依感到一阵酸胀的刺痛一直往膀胱逼进,模糊的视线逐渐清楚,看到山狗竟拿一根长长的鱼线送入自己尿道!

    “不……住手……你们……别这样……”小依使尽力气的想挣扎,但是身体被吊着、手腿又被抓住,根本逃不掉。

    “呜……不要了……”无法逃避,只好绷直身体痛苦万分的哀叫。

    鱼线已经快插入到膀胱,开始有少许的尿液沿着鱼线滴出来。

    “真过瘾!这妞的yīn户红得像快滴出血似的。”山狗得意的说着。

    袁爷也兴奋的问道:“应该快到膀胱了吧?”

    山狗嘿嘿的淫笑着回答:“应该是,已经在滴尿了。”

    尿沿着线愈滴愈快,可怜的小依张着嘴都快叫不出声来,膀胱又酸又胀的疼痛简直是残忍的酷刑。

    “到底到了没?怎么只尿这一点点呢?”山狗嘴巴念着。

    其实鱼线早已在膀胱里了,但是山狗并不知道,还拼命的往里头送,使得线头一直在戳膀胱壁。

    “啊!不可……以了……”小依想叫他停止又叫不出声,滚烫的尿液一下子哗啦啦的从尿孔内洒出来。

    “来了!来了!好多哦!”山狗兴奋的叫着,他整条手臂都是小依的尿。

    “再多一点!”山狗开始在小依的尿道内抽送鱼线,像通枪管一样。

    “啊……哼……”小依的腰身早已弯曲成激烈的弧度,酸胀欲裂得痛楚从膀胱蔓延到大脑,更多的尿水哗哗的洒出来。

    “还真多耶!”山狗兴奋得下手不分轻重。小依感到那鱼线已经刺伤了尿道和膀胱黏膜了。

    <海h岸a线x文学网2014重新校对版>( 美少妇的哀羞 http://www.laishu2.com/4_4268/ 移动版阅读m.laishu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