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网 > 玄幻小说 > 潇洒乡村 > 第二章 别忘记了,胆小鬼
    林凡回家三天了,一点也没有出去走走的意思,心中的烦闷如同南方六、七月的梅雨天气,怎么也无法停下来。这期间亲朋好友也来安慰过他,可他并没有因为安慰而觉的心里快慰,反而觉的自己好像是祥林嫂丢了阿毛一样,有种被别人可怜的感觉。父亲没有骂他,可在他心里,觉的还不如让人骂一通来的解气。母亲和平时一样,在他面前没有表现出有多失望,甚至还透着那种他觉的不自然的笑意。可是在他回来的夜晚他明明听见父亲和母亲在吵架的呀,他想,这可能是父母怕再给失意的儿子再增加压力了吧。不管别人怎么看自己,父母总还是心痛儿子的。只是将心中的苦痛悄悄的藏在心底,不让儿子发现罢了。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林凡家是一个四合小院,正中间是五间堂屋,东西两面各有二间陪房,大门在外墙正zhōng yāng,房子都是砖瓦结构的。堂屋东边三间归父母住,西边两间平时是弟弟林杰住的,东边陪房是厨房,西边陪房是妹妹林玉叶的闺房,这段时间妹妹出外不在家里。

    林凡坐在床边的矮凳上,手里拿着一本书随意的翻看,弟弟因为他心情不畅快这几天安静地在家里陪着他。

    “哥,别看啦,说说话吧。”林杰坐在床上望着哥哥。

    “说什么呀,没有心情。”林凡头也没抬。

    “你也不能总是这样啊,老想这事干吗,过去的事了,你还在想,能有什么用呢?”

    林凡沉默了,是啊,有什么用呢?可是心里老是过不了这道坎,想振作,可没有那么容易,心里一直在纠结,没有什么事,可老是在返来覆去地想,自己也控制不了地想。

    “哥,村里的当兵的兵兵昨天回来了,说是住探亲假,你们不是朋友吗,你不能去和人家聊聊,还有小丫在咱家门口转了好几回了,你也能去看看红梅姐啊?”

    林凡心里动了动,兵兵大名葛志兵,去年当兵时他去欢送的,走的时候志兵还流泪了,这不,信也给自己写了好几封,信还在书堆里打包放着呢,其中还有几张照片,是当兵后邮来的,他在学校时经常拿出来看。他们是发小,不见他可不行,

    “他回来了,我去见见他,他在吗?”林凡有点激动。

    “他上午去镇里拿邮包了,下午就回来。”听见哥哥想出去,林杰也有点高兴。

    “你说小丫来过了,她在哪里?”林凡抬头望着林杰,随手将书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声音压的很低。

    “都在外边转了好几趟了,又不敢直接进家来,就在外边转。”林杰因为哥哥心情好转也有点儿兴奋。

    “那你见了她问一下,看她有什么事。”林凡脸上有些发烫。

    “哥,你早说啊,我都不敢给你说。那我马上去给你看看。”林杰高兴地从床上跳起来,大步向门外走去。

    “你慢点!”林杰见状有点不自然。

    弟弟出去后,林凡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在房间里来回地踱着步,心情因为志兵的归来有点活跃起来,同时因为葛红梅的惦念心里充满了相见的渴望。

    母亲厨在房里忙碌,看见林杰出去了,慢慢地向西房走来,自从儿子回来后就一直在偷偷地观察儿子的情绪,她心里很担心儿子想不开,生怕丈夫再打骂儿子,孩子是她的心头肉,她不想孩子再受到伤害,她知道儿子心里本来就十分难受,是以丈夫发火时她都在尽力地劝阻,再说儿子也是很努力的。她的孩子她知道,只是没念几天书的她不知道一向优秀的儿子究竟是怎么了,这次为啥是这个结果呢?

    林凡一见母亲,心一酸,眼泪不争气地涌上眼眶,扭身装作拿书,悄消地将眼角的泪花抹去。

    知子莫若母,母亲心里一紧,哽咽了。

    “儿,没事的,不要想的太多了,你爹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呢,想开点,没事的。”母亲的声音有点发哽。

    “娘,我没事,您别担心。”林凡装作若无其事地说。

    “没事就出去散散心,找人玩玩,别老闷在家里。心里不痛快,和娘说说。”母亲心痛地望着儿子。

    “娘,我知道,您别担心。”林凡低着头,不敢再看母亲。

    “儿,刚强点,男子汉能出血不流泪呢。”母亲正了正声音。

    “娘,我知道,您别担心。”林凡又重复了一句。

    “那好,记得出去玩玩啊!”母亲说完扭头出了门。

    弟弟林杰回来的时候,天气已近中午了。林凡心情平静了许多,他独自一人坐在西屋想了很多。高考失利,无疑是将他一下子推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未来的人生将是不一样的人生。他得振作起来,重先选择生活的道路了。多年之后,林凡想起这事还是后悔不已。人有了目标和理想之后,往往缺乏的对目标持之以恒的追求,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只要你坚持不懈地去追求总会有成功的一天的,最最可怕就是做事半途而废,半途而废等于从头再来,这将是一切从零开始,又是一种新的征途,如果人缺乏了持之经恒不懈努力将走入这种从头再来的怪圈,周而复始,最终一事无成。人生苦短,谁又有充分的时间从头再来呢?人最多的时需要的是坚持、坚持、再坚持。

    “哥。”林杰进门就喊,“也没有啥事,小丫说红梅姐想让你有时间到她那里坐坐。捎话说你不要想的太多了。”

    “好的,我知道了。”

    时间过的很快,尤其是人无所事事的时候。

    午饭过后,林凡告知母亲一声,出了大门向志兵家走去。志兵家在林凡家的西头,村子并不大,从他家到志兵家也就十分钟的路程。

    在这个小村子里,葛姓也算是大姓了。这个小村人口不算多,可姓氏确也不少,像葛、巩、李、王、张、等等,当然林姓的人也不少,也算得上是村里的大姓。想想也是,中国人为何将众多的公民称为老百姓呢?大约是因为这些人姓氏较多的缘故。

    听上年纪的人讲,这个村原本是林姓人的村子,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他各姓人慢慢来到这个村子,逐渐与林姓通婚,逐渐发展了起来,后尤葛姓人发展较快,近百年甚是人丁兴旺,有逐渐成为第一大户的趋势。历史虽然没有人考证,林姓人也没有什么家谱,可各姓人中有亲戚关系确是真实情况。

    由于种种原因,小村子里原来以姓氏为单位居住的情况也随着房屋的新建分散开来,比如林凡家住在村中间老房子林姓人家的旧址上,林杰的三叔就住在新建房屋的村西头。近年来农村建房有向两头发展的趋势。

    因为是午后,农村人饭时没有规定时间,家里开饭也是各家随各家的调,小村路上并没有多少行人,林凡之所以在这个时间到志兵家也是不想在路上碰到太多的熟人。偶尔遇见几个村民,随便打了个招呼便一溜烟向志兵家走去。

    也许是志兵探亲的缘故,志兵家家门口一扫往rì的清净,老远就看见三三二二的男男女女在志兵家走来走去,林凡正犹豫间,送客出来的志兵母亲一眼便望见了他,扭头便喊:“志兵,林凡来了,快来接一下。”林凡只好向志兵家走去,心里在想:“早知道这么多人还不如傍晚过来呢。”

    “来,来,孩子,快进家,志兵都说好几次了,着急着去见你,可你看家里一直有人走不开呀!”志兵母亲边张罗客人边向林凡介绍着情况。

    “没事,婶,我这不是来了吗。”林凡边说边和出来的人打招呼。

    “凡哥,对不起啊,我一时走不开。”志兵大步流星地边喊边向林凡奔来,同时伸出了巨长的手臂。

    “去、去、去,我不握手,我又不是首长。”林凡开玩笑道。

    “好、好,我抱着你,我们不握手,我抱着你总行了吧。”说着伸手抱着林凡的肩膀。拥着林凡向主房走去。

    志兵的父亲坐在主屋西边的沙发上,一见林凡马上从沙发上站起来。

    “来、来,小凡,快里边坐,志兵都快把你念疯了。”

    志兵的父亲是镇里的干部,平时比较严肃,是让人一看就知道是领导的那种,不过因为林凡和志兵的关系,对林凡很亲切也很客气。沙发前面的桌子周围坐着的是村里的几个干部和志兵家的亲戚,有本村的也有外村的。见状立马站起来,客气地给林凡让座,林凡挤了挤在靠近志兵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桌子上放着香烟、瓜子、糖块,还星罗棋布地放着家中随意炒的几个菜,来帮忙的女人们来回穿梭说笑着。孩子们不时从桌子上拿些吃的。桌子zhōng yāng是一瓶本省的名酒—特产汾酒。人们很随意地吃着,不时地碰着杯,志兵应邀讲述着部队的情况和在部队的所见所闻。林凡没有见识过这种大场面,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如坐针毡。

    没有听清大家都说了些什么,也没有听清志兵介绍的部队情况,只是看见村里女大大小小的屁股扭来扭去地走,林凡在被大家强劝了一杯酒后就有点头重脚轻了,勉力支持到曲终人散。林凡告别了志兵的父母后匆匆向家中走去。

    正行走间,小丫如鬼魅般闪现在面前,伸腿拦住了去路。

    “凡哥,得道成仙了不接见小女子啦?”小丫站在夏rì的夕阳下,脸上身上全都笼罩一片粉红sè的夕阳余辉里越发显得娇艳如花,青chūn的身躯活力四shè。

    “不敢,不敢。”本来就对小丫这种泼辣大胆美女天生没有免疫力的林凡越发尴尬,更加显得书呆子气。

    “说,为了你和梅姐我找了你好几天啦,你怎么报答我?”小丫犀利而霸气。

    “小丫,别生气,你说我怎么报答你。”林凡心里没底,这妮子可不是个饶人的货。

    “那好,把我娶了吧!”小丫大言不惭,示威似的晃了晃胸前挺的高峰。

    “。。。。。。”林凡一脸的问号。有点摸不着头脑。

    “乍,配不上你?看把你吓的。我姐要你尽快到她那里去一趟。你说个时间。”

    “那一半天吧,行吧?”林凡如蒙大赦。

    “行,别忘记了,胆小鬼。”说着小丫一蹦一跳地走了,小屁股在太阳下越发xìng感。

    林凡发了一阵呆,这妞,真的成熟了,急匆匆地向家里走去。( 潇洒乡村 http://www.laishu2.com/4_4294/ 移动版阅读m.laishu2.com )